成人用品:www.2s.tv
ywbxwrd.cn > 科幻小说 >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 45.他的死因
    楚御到村长家借了头牛车,拉着朱小落到了镇上去。

    如今快到春节了,镇上卖的东西也都是一些灯笼对联什么的。

    朱小落挑了两个比两脑袋还大的灯笼,笑嘻嘻地放到了牛车上。

    一旁有人正在写春联,朱小落拉着楚御上前,看到一秀气的中年男人正拿着笔写着春联。

    让人吵吵嚷嚷的,等了好久才等到他们俩,朱小落戳了戳楚御,对着老板说道,

    “我们能不能自己想,让你替我们写。”

    “自然可以!”

    楚御看了她一眼,笑出声来,同她心有灵犀一般,念道,

    “占天时地利人和,取九州四海财宝, 横批:财源广进。”

    真够意思!这就是她新一年的最大的愿望了!

    老板唰唰两下写好,递给了她,朱小落给了钱,抱着春联蹦蹦跳跳地走开。

    路上的马车行到了一个大水坑上,污水立马溅了出来,水花比人还高!

    朱小落护住手中的春联,不悦地看着那架没有素质的马车,开始更没素质地破口大骂,

    “能不能长点眼睛,有钱了不起啊,坐个马车了不起啊,我的财运失灵了我就画个圈圈诅咒你!”

    “那是宋成元的马车。”

    这名字,有点熟悉!

    朱小落没有多想,而是紧紧抱住手中的春联。

    楚御拿来布袋,将春联盖住,又拉着她到小摊子上买了一些吃食。

    真没想到古代过年还有那么多零食,什么葡萄蜜饯,红枣蜜饯,金桔蜜饯的。

    对了,还有很多干果呢,什么瓜子,杏仁,腰果的。

    朱小落偷偷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朱小落撒娇让楚御多买了一点,楚御无奈,刮了刮她的鼻子,买了几大袋蜜饯和干果。

    两人又买了一些新鲜的水果以及香烟红烛,朱小落想着大概年货也买齐了,就拉着牛车准备满载而归。

    可最后楚御却在一家叫做铺子前停了下来。

    朱小落铺子看到里面都是一些女子,想必那家铺子是专门卖妇人家东西的。

    她站在门口,问道,

    “你怎么了?你要给你娘带点什么吗?”

    楚御拉着她的手进了门,这才回答,

    “过年了,买点新东西添喜气!”

    朱小落不明所以,他却拿来一只镶着紫色小花的步摇,戴在了她的发髻之上。

    朱小落看不到脑袋上的东西,但是摇一摇头,就能听到一阵阵轻微的响动,听起来有趣极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

    “送给,我未来的娘子。”

    楚御理了理她鬓角的发,笑了笑,声音温柔至极。

    朱小落的脸一下烫得似火!

    她咽了咽口水,不自然地说道,

    “那你不是要去见你娘亲吗,你怎么不给她买。”

    “给娘亲制了一件暖和的新衣裳,待会去拿。”

    也对,老人家身子不好,衣裳可比首饰好。

    楚御付了钱,朱小落摸着头上的步摇,眨巴着眼睛,问道,

    “我戴这个好看吗?”

    “好看。”

    “真的吗?”

    楚御无奈地摇摇头,笑道,

    “我们家落儿是这世界上绝顶漂亮的女子。”

    朱小落嘿嘿一笑,拉住他的手,

    “既然如此,我们也算郎才女貌的吧,那,楚御,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吗?”

    楚御淡淡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朱小落满意地点了点头,可她不知道的是,待她转过身之后,楚御脸色却蓦然冷了下来。

    未来如何,他未可知!

    朱小落回到家,把那些年货统统卸载了一番,然后躺在床上睡了一个安稳觉。

    楚御给她做了一锅好吃的,还有羊肉片呢,朱小落吃得不亦乐乎,直打饱嗝。

    楚御在房里收拾好了行囊,就要出发,临行前到了前堂,看到朱小落还在乐呵呵地吃东西。

    他走近,在她额上轻轻地印上了一道吻,朱小落吃得迷迷糊糊地,也没多想,只觉这个吻甜蜜至极。

    她咧着嘴,朝他挥挥手,

    “早去早回,我等你哦!”

    楚御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承诺道,

    “好!”

    原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道别,朱小落以为她很快就能再见到楚御,可之后…

    她久久不能再见他,甚至,她想要逃避他!

    夜

    一道锋利的剑影划破寂静的天空,月光浅浅,照在剑刃之上,映出凛冽的光。

    一声痛苦的尖叫打破了院子里的宁静!

    殷红的血溅到了透明的纸窗之上,触目惊心地绽开在眼前,又滴滴答答地掉落…

    楚家书房内,一人惨死剑下,鲜血淋漓,让人恐惧丛生。

    一旁有一人满头大汗地倒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哆嗦着。

    此时,他的手中正拿着一把带血的剑,剑头还滴着温热的血!

    他睁着眼睛,惶恐不安地看着惨死在这把剑下之人。

    楚天阔死了!死在了他的手中…

    那是他的故友!可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怎么会眨眼之间杀了个人!

    自己手中又怎么会多了一把剑!

    大门被人猛地推开,楚才一下就看到了惨死在地上的父亲。

    他的眼眶通红了,他跑上前,几近崩溃地大叫了两声,

    “爹爹…爹爹,你怎么了?”

    倒地之人早已不省人事,身上的温度也渐渐消失。

    楚才转过头,怒目而视地看着宋成元—此时他仍拿着杀死他爹的那把剑。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我要杀了你!”

    宋成元拿着剑挡住了他,说道,

    “侄儿,不是我杀了你爹,我也不知道…楚弟怎会死在我的剑下。”

    “你有什么好狡辩的!这书房里只有你和我爹二人,你分明就是不想帮我们的忙,故意杀了我爹!”

    宋成元听他这么一说,一时间怒火中烧,语气中带着几分威胁,

    “你敢动我?我可是朝廷官员!我受了伤,你全家都别想活下去!”

    “仗势欺人的走狗,成天拿这个压人,你儿子和你一个德行!”

    宋成元一时气极,颤抖着的手向楚才挥去,锋利的剑一下刺入了楚才的胸口!

    剧烈的疼痛让楚才浑身一颤,他吐了一口殷红的血,睁着眼睛,难以置信地指着宋成元。

    宋成元浑身发烫,痛苦难耐地捂着头,浑身又冷又热。

    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想杀人!

    这种感觉,像是中了某种诅咒一般。

    楚才张着嘴,可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他忍着疼痛,掏起腰间的匕首,用尽最后的力朝宋成元脖子刺去。

    一股汩汩的鲜血喷薄而出,宋成元捂着脖子,却再也叫不出一个字。

    最终他痛苦地倒在地上,慢慢地,地上血流成河,斑驳出一幅淋漓的画。

    楚才冷笑了一声,再也撑不住,倒了下去。

    屋顶之上,一身夜行衣的男子如天神般傲立于月下。

    对面灯火阑珊,但他透着明亮月光却将对面屋内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他擦了擦手中带血的剑,面无表情地将剑收入剑筒,而后一跃而下,消失于夜中。

    虽是夜半三更,但顾府的烛仍然烧得很旺。

    从夹缝里吹来的风,让红烛摇曳了几分。

    明景收到了飞鸽传来传书,将纸条递到了顾萌萌面前。

    此时,他正在写着密信,因此只是眼神乜斜地看了一眼纸条儿。

    “主子,成功了。”

    顾萌萌点点头,

    “我知道了。”

    “京城传来消息,陛下说等您养好身子,要把冰清郡主赐婚给你。”

    “怎么,我变成了一个傻子,还对我这般警惕?”

    顾萌萌轻笑了一声,喝了口茶。

    “看来陛下有意让二皇子放弃帝位。”

    “太子什么德行他难道不知道?无论如何,二皇子这边我保定了!”

    “那冰清郡主怎么办?真让她嫁过来?”

    “想办法推掉,实在不行,我就继续装着呗。”

    其实,他如今,倒真不想与其他女子相处…

    特别是…

    他忽然想到了那个咋咋呼呼的女子,不觉笑了笑。

    “主子,你笑什么?”

    明景皱着眉头,一脸的疑惑。

    “你怎么还在这碍眼?”

    顾萌萌推了推他的手,一脸的嫌弃。

    明景笑嘻嘻的,一脸八卦的模样,

    “主子你不是装的吗?难不成你真对那个阿怜姑娘…有感觉?”

    “你瞎说什么,好好去门外守着。”

    明景悻悻然离开,顾萌萌的笑意冷了下来。

    宋成元死了,死在了临安,他的故乡临安。

    但是临安,是他顾萌萌所在之地,一个朝廷大臣无缘无故死在这可不好听…

    看来,他的死因,得好好想想,应该是什么了!

    青云布坊老板楚天阔以及少当家楚才与都督宋成元惨死一室一事很快传遍了临安城。

    对于此事,坊间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几人被人仇杀,也有人说是楚家与都督决裂,互相残杀。

    至于第二个说法乃是因为衙门调查发现都督脖子处插着一把匕首。

    那把匕首正是楚家二少爷随身携带之物,而且,都督的剑上也沾满了血。

    但据家丁所说,都督和老爷关系一向亲密,绝不会做出互相残杀之事。

    他们在书房里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白色粉末,县令调查后发现,那是五石散!

    五石散乃是一种药物,但若是服用过多,染上了瘾,就会脑子迷糊,魂不守宅。

    很有可能,是有人吃了这五石散,一时意识混乱,就杀了人!

    仵作通过检查,发现在都督鼻腔之内的确有五石散的痕迹,而且通过剑柄的插入程度及方位,确为都督吸入过量五石散产生幻象,从而误杀了自己的好友。

    楚才是楚天阔之子,或许是为了反抗,亦或者是为了替父亲报仇,才用自己的匕首刺杀了都督,导致三人均命丧黄泉。

    县令对都督意外死在临安之事焦急万分,写了份文书给临安城知府,再由知府转告到巡抚处,向皇帝汇报。

    皇帝听闻此事,生气至极,认为宋成元身为朝廷官员服用五石散两人杀死,实乃自作孽不可活!

    最终皇帝只下令将其埋葬临安,驱赶宋家之人返回临安。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雪夜歌行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曌帝双龙传 史上 娶个空姐做老婆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御兽诸天 逆伐神路 超神大掌教 远古传说之人族的荣耀 神谕 总裁的冤家老婆 回到明朝当王爷 幻之章 神罗行 宠妻不悔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极品邪医 修神外传 进化游戏零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水晶下的痕 妃常跋扈:逆天王妃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徐总他又变甜了 棋圣的工作 剑仙无敌 悟道 玄门小子 你好恰时光 首辅娇娘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从火影开始加点 骑着电驴追飞机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前任无双 末日城邦 江辰唐楚楚 偶像竟是我自己 青春的小尾巴 狼心神女 道茫记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开局就杀了曹操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问仙 炼器雄心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网游之神话复苏 春秋大领主 塔纳托斯的预告 大明第一太子 长河惊涛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女总裁的房中客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落华时分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九星轮回诀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至尊神皇 重生之素手乾坤 抗战游侠 镜虚 禁风起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万界仙王 拐个掌门去修仙 灰戈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龙珠之神级赛亚人 唐朝倒霉蛋 拈花一笑琉璃煞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只报仇不伸冤 史记小白传 秋水录 喜剧天王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网游之纵横天下 昆仑小师叔 武器专家 三国:我,宦官天子! 天师神婿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万界仙帝 庶女攻略 妙偶天成 思锦书 不灭圣影 我想当巨星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疯狂的手游 混元苍穹 君家有酒 三国神话世界 异界魔头在都市 空速星痕 末日之端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遇陆衍,乱终生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虎狼 唐圣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花豹突击队 道茫记 领主之兵伐天下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绝对一番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重生之将门毒后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孤城重启 乌龙魔君 近代战争 崛起之盲女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天书在手 总裁宠妻入命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春闺梦里人 命运转盘师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仙天武魂 我的师长冯天魁 大主宰 全球格斗 勾魂儿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超级校医 美利坚财富人生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永夜之帝国双璧 缔世魂王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流荧抚凰年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于归于归 魂裔猎魂者 斗罗之蚀雷之龙 既见公主 镖行四海 宋韵梅花 收个逆徒是男主 恶魔打工人 登云台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多情只有离庭月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没有字的信 君家有酒 仙君我要报恩 神无尊者 嫡女贵嫁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残阳帝国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 医世荣华 医流狂兵 遇陆衍,乱终生 剑开天门 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 领主之兵伐天下 亲爱的二小姐 大明之雄霸海外 黄金瞳 潘德大领主 戟何 茅山遗孤 天鹰传奇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神话版三国 明天子 网游之神级奶爸 芷妃殇 天书进化 首富契约 汉末将星传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破劫星 乃木坂的占卜师 纯阳剑尊 自学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