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wbxwrd.cn > 修真小说 > 穹天女帝 > 第234章 化毒现真身
    无痕转眸,淡淡看向碧凝霜,这痴情的少女脸色苍白,倚靠在船前角落,正在与毒噬做着斗争,明明痛苦无比,却是咬牙一声未吭,她见无痕望了过来,只是牵强地笑了笑,微微向无痕点了点头。

    无痕叹了口气,眼神掠过张成仙和凌嫣语,最后停留在姜鱼儿的脸上,沉声说道:“在医治她之前,我有一个故事想讲给大家听……”

    讲故事?张成仙、凌嫣语和姜鱼儿全都怔然不语,相互看了看,觉得难以理解,这种关键时刻,无痕怎么会有心情讲故事?

    无痕没有理会大家的诧异,继续沉声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夫妻,他们有一个刚刚满月的孩子,这对夫妻为了捕获一种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来到最为凶险的极恶之地……”

    ……

    “就这样,那名海族小女孩为了报恩,带着刚刚满月的孩子来到人族领地,独自将孩子抚养长大……”

    “十二年限期过后,女孩即将毒发身亡,却因为舍不得相依为命的弟弟,不忍独自离去,选择了以死相陪,任由毒性吞噬着她的生命……”

    无痕娓娓述来,声音充满了无穷的魔力和深情,令身旁的张成仙和凌嫣语都不禁动容感慨,为这个感人的故事哀伤不已,同时也对这至死不渝的异族小女孩暗生怜悯之心。

    姜鱼儿泪流不止,早已泣不成声,无痕说的这个故事虽未提名道姓,但他聪明绝顶,早已猜到说的就是自己和姐姐的故事,他从小父母双亡,是姐姐将他一手带大,万万想象不到,姐姐竟然是异族女子,为自己吃尽苦头、连命都不顾,这份情义早已跨过种族差异和种族仇恨,深深触动着他的心灵……

    姜鱼儿抑制不住,猛然扑上去抱着碧凝霜痛哭起来。

    碧凝霜感激地看了无痕一眼,她积压心中多年的秘密,今日终于借这个故事说了出来,多年担忧一旦释放,反而竟觉得无比轻松和欣慰。

    她轻拍姜鱼儿后背,泪水早已湿润了脸庞。

    张成仙和凌嫣语面面相觑,此时他俩怎么可能还不明白,无痕刚才所讲的故事,应该就是姜鱼儿和他姐姐的经历,虽说人族与海族仇深似海,俩人皆对海族憎恶之极,但如今面对这碧凝霜,竟生不出半分仇怨之意……

    无痕轻叹说道:“姜小弟,你姐姐的毒症需要立即医治,但是医治之后她便会现出真身,再也不可能回鱼岛与你一起生活,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让你选择了吧?”

    姜鱼儿擦干眼泪,深深看了碧凝霜一眼,眼神满是不舍和痛苦,最终他还是做了决定,抬头对无痕说道:“神仙姐姐,请您救救她,只要她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无痕点点点,看向张成仙和凌嫣语说道:“我需要施展独门秘术,不能被人打扰,想请两位前辈为我护法,不知可否?”

    张成仙点点头,转头对凌嫣语道:“凌道友,这件事你既然参与进来,希望看在我徒儿份上,代为保密!何况……这碧凝霜虽是海族,却有情有义,对姜鱼儿恩情似海,从未做出对我人族有害的作为,希望你能协助我,一起为梦道友护法,医好之后便让她回去吧,你看可好?”

    凌嫣语头一次见张成仙对她这般温言细语,心中莫名欢喜,想也不想便点头答应。

    无痕淡淡盯了凌嫣语一眼,心中仍不放心,低声叮嘱姜鱼儿与师父一起,好好在旁守护,切勿让任何人打扰。

    事关姐姐生死,姜鱼儿哪能不应,他深深凝望了碧凝霜一眼,脸上强行露出一丝鼓励安慰的笑容,咬咬牙,转身与师父张成仙和凌嫣语一起,下船后呈三角之势站好,分别谨慎地守护在旁。

    凌嫣语悄然瞟了瞟船内,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默默沉吟不语,也不知她心中想些什么……

    无痕仍不放心,挥手自兽狱界中将三级中阶魔兽乌云豹召唤出来。

    乌云豹有着相当于人类化元中期的修为,它懒懒地蹲伏在无痕脚边守护着,凌冽的眼眸冷冷地四处张望,低声咆哮几声,仿佛在告诫所有人它的存在!

    张成仙与凌嫣语脸色微变,皆想不到无痕居然能收伏这般厉害的兽宠!张成仙还好说,只是感到震惊和钦佩,凌嫣语却是脸色难看之极,眼神闪烁间终于隐含了几份迟疑。

    一切准备妥当,无痕便轻轻走到碧凝霜身前,喂她吃下炼制好的泣罗丹,又加喂了一颗安神丹后,拂袖点了她的昏睡穴。

    碧凝霜虽然面色憔悴,却嘴角含笑,似乎睡得非常安心。

    无痕闭目调息一阵,接着左手轻挥,施展出绝脉神针之术,五根金凤针如金色游丝,瞬间钻入碧凝霜的身体,配合着泣罗丹药力作用,一寸一毫地开始剔除变形丹之毒。

    每剔除一分,碧凝霜的身体便仿佛经受烈火焚烤,昏迷中不断呻吟娇哼,痛苦异常。

    她此时的皮肤中,隐隐透出一片赤红,似乎股股烈焰要从中喷涌而出,好在这里是极阴之岛,四周飘荡着寒风凉意,将阵阵烈焰热度冷凝许多,不至于令碧凝霜过份痛苦而闭气。

    时间一分一毫地过去,无痕额前已经爬满汗水,变形丹的毒也在逐渐被剔除出去,碧凝霜鲛人的外形慢慢显露出来。

    一头碧蓝如海的长发如瀑披散,粉中带青的肌肤上,隐隐贴伏着无数细细鳞片,美丽的双腿渐渐化成一条青靓的鱼尾,闪烁着阵阵莹光,眩目而奇异。

    船外的三人虽在护法,却不时频频回望船中情景,眼见憔悴枯瘦的碧凝霜,渐渐演化成一名美丽的鲛人,不由纷纷瞧得目瞪口呆,暗叹不已。

    凌嫣语最为关注的,还是无痕施展的绝脉神针之术,玄妙神奇,平生仅见,眼中不由满含着一丝羡慕和嫉妒。

    终于,无痕玉手挥过,迅速将金凤针收回,睁眼轻轻吁了口气,这番医治竟耗费了她差不多全部元力,可说是至今为止,最具挑战性的一次施针,不过好在过程非常顺利,碧凝霜的变形丹之毒已经被她全部剔除,不留一丝。

    怔怔望着脚下美丽而又奇异的鲛人少女碧凝霜,无痕也不由暗暗感慨,前世早就听过美人鱼传说,可惜从来没有得到世人证实,如今自己却在这神异世界,真实地接触和看到了这样的奇妙生灵,实在不得不感慨大千世界的玄妙。

    她取出一颗回元丹迅速吞下,在乌云豹的守护下调息了一阵,待元力恢复得差不多时,便挥手解开了碧凝霜的昏睡穴。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自求吾道 天下男修皆炉鼎 长河惊涛 醉仙 祖宰诸天 重生之御见清心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仙陵 穿越回来 不负穿越好时光 木叶寒风 长生天阙 微铁镇Ⅱ 破劫星 户外直播间 我从凡间来 易修乾坤 活人禁忌 大宋有种 策妖之三界风暴 重生之极限进化 星辰变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开挂成名后我被冷王盯上了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我要做球王 重生逆流崛起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逍遥派 南风阁之公子欢 我的二十四诸天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异界魅影逍遥 北赵帮扶计划 回到过去屠个龙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水晶下的痕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坑爹联萌 天元道祖 龙啸大明 首充六元的剑 蓝色恋曲 灰戈 步步为饵 美男志 轻狂帝凰:邪皇别挡道 春花满画楼 偶像竟是我自己 通天官路 武炼巅峰 踏星 年少往事 万气争天 地狱少年王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仙门 第一序列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战火英魂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山海狱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步步红人 剑绝仙古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我在都市召唤妖怪 宫倾 戏天玩主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龙翔杏林 天纵莫敌 天元道祖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汉唐天下 全球格斗 谍海先锋 全球魔法降临狂潮 探墓诡闻 契言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修神外传 魔神大明 我的狐仙娇妻 九零对照组我不当了 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 难以逃脱的夙命 天魔人间 世子很凶 荣耀圈小团宠 重生之至尊仙婿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绝对暴力 昆仑有王 大贤者成长日记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我只会拍烂片啊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飞刀战神在都市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初心不负两生债 致命玩家 剑道第一仙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龙翔杏林 茅山遗孤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地卷遗册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回到明朝当太子 从盗墓到首富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大唐腾飞之路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人生介入游戏 豪婿 阴曹地府我做主 深夜书屋 神祇领主时代 龙翔杏林 闲春 特战之王 老板每天跟我拼演技 洪荒龙鹏 英雄无敌泰坦之神 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 风雨江山之金戈铁马 汉末文枭 演员没有假期 归藏剑仙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 末世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诛仙 黄金渔场 昭奚旧草 间谍身份 逍遥兵王 抢救大明朝 神谕:莽荒法则 我的二十四诸天 蝶舞幻影 春暖入侯门 玄门小子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黑魔法使 我家道尊是神医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烽火华夏 凤凰珞 庶女重生会算卦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战锤神座 万道剑尊 首席御医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异域神州道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魔门道心 女配是个小可怜 《请嫁给宇宙的主人》 王者青道 西游魔改篇 一等家丁 盖世 从仙界归来 铁十字 异者神术 盛宠无疆妖孽王爷放肆撩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明天子 营川1934 网游之天下无双 小女异瞳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浮火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星河魔帝 漫威的公主终成王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废材修仙锦鲤多 我家王爷又又又撒娇了